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大众彩票 > 服务项目 > 一周感染138万例!日本疫情全球最严重
服务项目
一周感染138万例!日本疫情全球最严重
发布日期:2022-10-02 10:47    点击次数:196

据央视财经报道,日本疫情持续快速蔓延,成为全世界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国家。8月6日,日本全国新增新冠感染人数就超过22万例,截至当地时间8月7日18时30分,日本全国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也超过20万例,新增死亡病例152例。这也是日本全国单日新增感染人数连续第六天超过20万例。

截至目前,日本全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4302152例,累计死亡33698例。

据法治日报报道,由于奥密克戎变异毒株BA.5加速扩散等原因,日本新冠肺炎疫情形势迅速恶化,单日新增病例数连创新高。在进入“第七波”疫情扩散周期之际,日本连续两周成为全球新冠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医疗系统已不堪重负。为此,日本政府决定新设由都道府县自行发布的“BA.5对策强化宣言”,以期抑制感染人数的上升。

世卫组织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7月25日至31日的一周内,日本新增感染近138万例,占全球新增病例的21%,连续两周位居全球首位。这一周之内,日本全国累计发生了1300多起集体感染,创下疫情暴发之后的新高。据统计,日本全国目前有超过140万人居家隔离,这一数字也创下了最高值。

在新冠疫情肆虐的同时,5日,日本还发现了第3例猴痘感染病例。据报道,感染者是一名隶属于驻日美军横田基地的20多岁男性。与此前确诊的两人不同,这名感染者近期并没有离开日本,但曾与短期入境日本的人员有过接触,疑似是日本国内首例本土感染的猴痘病例,详细感染路径目前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雪上加霜的是,近期手足口病在日本也出现了流行趋势。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日本全国手足口病患者人数连续11周增加。其中,东京时隔3年发布了手足口病的流行预警。一旦出现大范围流行,将使日本的医疗系统再度承压。

疫情猛烈反弹,日本经济社会面临巨大压力

据法治日报援引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消息,奥密克戎新变异毒株BA.2.75于今年6月首次在印度确认,之后在美、英等20多个国家检出,日本7月份在大阪和东京也检出了这一新变异毒株,8月2日在山口县又有2人确诊感染BA.2.75。

据最新研究结果,BA.2.75对新冠疫苗构筑的防疫屏障的逃逸能力更强。

经济社会深受影响

疫情的急速扩大对日本经济社会各方面带来的影响日趋严重。

据报道,西日本铁道公司受疫情影响,导致司机不足。为此,该公司决定从8月8日至21日停止部分巴士线路的运营。另外,可用于治疗感染引起的发热症状的常用解热镇痛药品对乙酰氨基酚片也出现短缺。西日本调剂中心药房的西田光称,由于处方量激增,药品库存只能维持一周左右。

在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数连续过万的神奈川县,疫情导致邮政、公交、卫生所等民生部门的运营陷入部分瘫痪。日本邮政全国24000个网点中有2618个网点的工作人员出现感染者,170个网点停止办理业务。神奈川县有40个邮政网点出现感染者,3个网点停止办理业务。

另据报道,日本医疗、介护机构(介护是指以照顾日常生活起居为基础、为独立生活有困难者提供帮助)也深受“第七波”疫情影响。由于员工缺勤,有的医院关闭了部分院区,有的介护机构运营困难。福冈市城南区福冈大学医院约2000名医护人员中,超过90人感染了新冠肺炎或成为密接者,医院不得不关闭两座住院楼,因此出现病人无法办理住院的情况。北九州市户畑区一处介护机构约70名介护人员中有6人感染新冠,因人手不足,在岗人员不得不连续值夜班,介护服务力不从心。

另外,受疫情形势恶化影响,日本国内经济景气数据出现了近5个月以来的首次下降。

调查显示,日本2022年7月的经济景气指数较前月下降0.1个百分点。餐饮、零售、服务等行业受疫情影响最为直接。虽然日本政府并未对民众出行进行限制,但客流还是显著减少。大阪市北区的烤肉店从7月中旬开始陆续接到取消宴会通知。尽管地处繁华街区,但客人还是不足,为降低成本,只得在客人少时提前打烊。另外,熊本、宫崎、福冈等地旅游、餐饮行业也都面临类似局面。

新设疫情应对措施

鉴于日本全国各地医疗资源普遍紧张,以及疫情给各地经济生活带来的负面影响,日本政府有意通过新设对策强化宣言抑制感染人数的上升。

7月29日,日本政府公布新设由都道府县自行发布的“BA.5对策强化宣言”。据分析,这一措施将使中央和都道府县政府一同呼吁老年人及基础疾病患者避免前往感染风险较高的拥挤场所,还将敦促民众尽快接种疫苗,并进一步采取远程办公等避免外出的措施。

截至8月3日,已经有神奈川、福冈、熊本等7府县发布了“BA.5对策强化宣言”。宣言发布后,日本政府即认定该地区为“BA.5对策强化地域”,可派出工作人员进行指导。

但与“紧急事态宣言”“防止蔓延等重点措施”相比,这一宣言措施存在明显短板:不要求商家缩短营业时间,不限制出行活动,也无强制性和惩罚措施。

尽管确诊人数骤增,日本政府仍以维持经济社会活动等原因为由,对采取包括防止蔓延等重点措施在内的措施发表了否定性见解。此外,鉴于全日本各地医疗系统负担过重、濒临瘫痪,日本防疫专家及地方官员主张为医疗系统一线“减负”:

一是建议取消对感染者进行“全数把握”;

二是建议简便新冠肺炎接诊手续;

三是引导轻症感染者居家隔离不去医院。

上述举措也在日本社会引发担忧之声。

对于是否取消“全数把握”等措施,日本政府态度谨慎,表示将在“第七波”疫情结束后再进行研究。但为减少医疗系统的负担,目前,日本政府在继续对感染者进行“全数把握”的同时,决定简化新冠患者情报管理系统“HER-SYS”,减少不必要的填报项目。

日本经济复苏的前景正变得暗淡

此前不久,7月26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世界经济展望》,其中,日本的增长率预期被下调0.7个百分点至1.7%。

事实上,日本政府早已感觉到危机在逼近。7月25日,日本内阁府发布估算称,2022年度经济实际GDP增长率将为2.0%,比起1月内阁会议上增长3.2%的展望大幅下调。对于下调的原因,日本政府把这归结为个人消费复苏迟缓。而最根本的因素,还是在地缘局势冲突和疫情的背景下,全球经济减速,设备投资和出口都呈现放缓。

早在两周之前,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就曾警告称,日本的经济前景存在非常高的不确定性。至于应对的手段,他表示,日本央行正在密切关注货币走势可能对经济产生的影响,并再次强调央行准备根据需要加大刺激力度,以支撑脆弱的复苏。

然而,“鸽”派到底的日本央行,并没有达到它预想中的效果。首先是通胀,日本6月份核心CPI同比上涨2.2%,已经连续第三个月高于日本央行2%的目标;其次,宽松的货币政策没能成功刺激消费,日本的内需和消费增速均呈现下降的态势。不仅与预想的效果有差距,更重要的是,日本与全球其他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分歧的扩大,进一步加剧了日元的恶性贬值。

即便如此,日本央行依旧坚持实施宽松货币政策,并表示,如果需要,将不会犹豫采取更多宽松措施。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中国驻日大使馆前一等秘书崔成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目前日本国内经济和通胀情况,以及日元贬值状况看,日本已不具备继续实施宽松货币政策的条件,该政策如果继续持续下去不仅风险很大,还恐将带来意想不到的负面冲击。”

通胀攀升影响几何?

虽然日本成功把通胀水平推上2%,但如今,日益攀升的通胀却成了它的一个心病。

日本总务省数据显示,6月,日本除生鲜食品以外的核心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2.2%至101.7,已连续第三个月高于日本央行2%的目标。核心通胀仍然高企,但日本的整体消费者物价指数增长似乎有所放缓。6月日本整体物价同比上涨2.4%,比4月和5月的同比增长2.5%略有收窄。仅从数据来看,日本的整体通胀似乎有初步见顶的迹象。

但多位受访专家对此并不乐观。崔成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日本通胀是否见顶,并不取决于日本自身,而是受全球能源、化肥、粮食等大宗商品价格变动影响的。其中,美联储的加息力度和效果起着最为重要的作用。另外,为应对疫情而实施的超级量宽政策和超大规模财政刺激政策也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而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刘云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当前日本通胀压力的外源性因素并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未来一段时间国际形势还将持续动荡。

高通胀正在侵蚀日本家庭的消费力。

日本总务省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扣除物价因素影响,日本5月实际家庭消费支出同比下降0.5%,连续3个月同比下滑。报告显示,日本2人及以上家庭5月平均消费支出为28.8万日元。调查的十个消费大类中,有七个类别的支出同比下降,包括汽车购置及住宅修缮相关费用,生鲜蔬果价格,以及食品类支出等。

就在物价飙升的同时,日本的实际薪资涨幅出现了两年来最大同比跌幅。日本厚生劳动省数据显示,今年5月,日本通货膨胀调整后的实际工资同比下降1.8%,该数据在4月为1.7%。

尽管通胀和薪酬缩水接连而至,但日本央行并不算担忧。对此,有日本央行委员认为,有必要维持超低利率以支持经济,并确保在通胀上升的同时薪酬也提高,还认为加薪才是可持续实现2%通胀目标的关键。

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加薪的效果将是“治标不治本”,“因为当前日本的问题是通缩型消费思维没有改变,最核心的原因是日本少子化、老龄化问题,直接影响日本消费能力的恢复,尤其是涉及大额支出但对经济复苏至关重要的耐用品消费。只有进行经济结构性改革,日本才能很大程度上缓解内需不足的问题。”

因为日本的自然资源严重依赖海外进口,输入型通胀压力巨大。为了消解输入型通胀的压力,日本政府将于8月推出总计约26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30亿元)的补贴计划,用于支援家庭节电积分制度和农户所用肥料。

为减轻居高不下的电费给民众带来的负担,岸田政府出台节电积分制度,将运用电力公司的节电项目发放积分。首先计划从8月起向登记参加项目的家庭发放相当于2000日元的积分,预计将从预备费中支出约1800亿日元支持该项目。

“对日本而言,本轮通胀是俄乌冲突引发,发达经济体超级量宽及超大规模财政刺激助力,这远非日本所能解决,需要主要国家协同合作才行。”崔成向记者表示,日本政府被迫采用的涨薪和补贴等手段,不足以扭转消费低迷的状况。

至于生活成本上涨到何时才能结束,崔成认为主要取决于两方面的因素,首先是美联储等加大货币紧缩政策力度和效果,以及俄乌冲突持续时间等;其次是欧美经济是否会出现衰退。“此轮通胀持续时间不确定性很大,但今年年内不会得到明显缓解则是必然的。”他补充道。

经济下行压力大

通胀压力挥之不去,日本的经济不确定性日益增强。当前,日本在尽力推动消费的同时,也把精力放在拉动经济增长“三驾马车”中的其他两项,即出口和投资。

7月25日,日本内阁府在经济财政咨询会议上称,日本的住宅投资和设备投资因材料价格上升、疫情导致供应受阻均较1月预期作出大幅下调,为减少2.1%。设备投资不甚理想,与此同时,日本在出口方面则传出捷报。

据日本财务省公布的2022年上半年贸易数据,日本总出口额为45.9378万亿日元,增加15.2%,创下历史新高。但仍有不足的是,其出口的增幅仍低于进口。整体来看,2022年上半年日本贸易收支有7.9241万亿日元(约合578亿美元)的逆差,是自1979年以来的最大值。对此,刘云表示,出口增加与汇率、国际市场需求以及生产成本变动有关,如今因为能源价格上升,出现贸易逆差已经成了日本习以为常的事。

当前,不仅贸易逆差凸显,日本的出口优势也逐步被削弱。日本7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初值由6月的52.7跌至52.2,制造业活动创10个月以来最慢扩张步伐,由于产出及新订单都收缩,新出口订单也连续5个月收缩。另一方面,从横向对比来看,同为外向型经济体的韩国也备受贸易逆差的困扰。据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公布的数据显示,韩国今年1至6月出口规模为3503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加15.6%。从数额来看,韩国的上半年出口总额超过了日本同期的数据。

对此,崔成认为,从日韩之间的比较来看,人口只有日本1/3的韩国,其出口总额已接近日本,说明日本出口竞争力的确出现了明显下降,通过日元贬值带动刺激出口的策略已不可行。

在孙立坚看来,日本的出口贸易也存在贸易结构较为单一的不足之处。“日本的出口产业主要是先进材料和汽车及其部件。以汽车为例,在疫情发生之后,汽车供应链受到限制,对日本的贸易产生了严重的打击。”他向记者表示,日本进行的是纵向多元化发展,若日本想进一步补足自己的贸易结构,将很难在短时间内完成, 而且,日本产业发展的弊端还在于缺少颠覆性的创新。

“三驾马车”拉动经济效应受到影响,日本以继续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作为应对。日本央行表示,日本经济正在复苏,尽管有些缓慢。另外,日本央行在声明中罕见地提到了汇市,称其将密切关注外汇走势,并在必要时毫不犹豫地加码宽松政策。

孙立坚认为,日本央行之所以继续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有两方面的因素:“首先,日本的自然资源严重依赖海外的进口,所以地缘局势的不稳定以及全球生产资料价格冲击将对日本的经济造成重大的影响;其次,是疫情导致供应链受阻,如今日本第七波疫情来势汹汹,导致很多生产资料无法完成生产,而且物流环节也不畅通导致价格上涨。日本央行不想火上浇油,因为加息会使得企业融资成本上升。”

近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日本内阁府都不约而同下调了日本经济增长率,这不禁让外界对日本多年实施“安倍经济学”对经济推动的效果产生怀疑。

“不可否认的是,‘安倍经济学’运行期间,尤其是它三支箭中的宽松货币政策确实给上市公司改善了营商环境,让大企业的投资意愿和创造就业的场景都出现了一些改善。所以,日本央行想坚持这一宽松货币政策来‘扩大战绩’,但实际上,更多的中小企业要达到这种预期效果是很难的。”孙立坚分析称,这是因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带来的股票市场的财富效应,主要是让上市企业的融资成本降低,提高加杠杆的能力,再加上它们在海外市场的投资机遇,会带来业绩的复苏,但日本大部分中小企业没有上市,想要达到大企业这样的效果往往很难。

孙立坚进一步表示,当前日本大企业的供应链与合作伙伴并非来自国内的中小企业,再加上受外围疫情的影响国内旅游、消费能力受到很大影响,中小企业的经营业绩为此大打折扣;另外,美国国内的严重通胀,促使美联储大幅加息,导致日元大幅贬值,日本的出口能力反而受到负面影响,因此未来继续想通过宽松货币政策和“安倍经济学”来扩大战果,确实有点难。

此外,孙立坚向记者表示,“安倍经济学”三支箭中的宽松货币政策实施效果不明朗,还在于日本老龄化少子化的人口结构,这让日本企业产生了后继无人的担忧,“由于人才短缺,日本很难再聚焦于工匠型产业的竞争,而把精力放在结构性转型上,例如通过发展服务业来带动内需,给服务业的场景增加活力等。但就目前来看,日本的经济低迷,提升服务业的难度大。主要原因是服务业更多是面向国内市场,但日本国内不敢消费的通缩思维并未改变。若如此,即便是投入大量的量化宽松政策,日本的服务业也很难实现繁荣。”

来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胡慧茵)、法治日报、央视财经

本期编辑 陈思



Powered by 大众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